月羽裡

又稱「扉月」,灣家人,
長期喜愛《特殊傳說》,偶爾會冒出對特傳的愛又消下去,
最近愛上我的英雄學院和偶像夢幻祭,
主吃轟出、切上;緒真、Leo司,
其實吃得非常寬廣,只要寫得好看都吃(歡迎推坑意味
Pixiv、噗浪、癖客邦都是這個名字,
歡一同好拍打餵食喔(>W<)//

[原創GL] 回眸 03

「小伊亭,你不跟同學出去,都黏著我們沒關係嗎?」是夜,豐腴的麗人坐在邊坡的護欄上,漆黑的長髮被風吹亂在腦後散成美麗的弧,雙腳下,是平原碎鑽般的夜景。


「學姊不會騎車,實驗室不是剛好缺車嗎?」氣質極佳的美少年把風衣批在美人肩上,玉手離去前,似不捨地溜過如緞髮絲。


好一幅才子佳人的畫面。


前提是,如果才子不是女生的話……這是旁邊眾人共同的心聲。


「靠,伊亭如果你是男的一定會引起系上公憤!」旁邊握著啤酒的大學長一句話把大家打回現實。


「不不不,想追阿扉的人明明是外系比較多!他們又不像系上的,不知道阿扉的真面目。」另一個帶著眼鏡學長涼涼的說著,同時拿過大學長手上的啤酒仰頭...

[公園街3號] 原創〈餵寵物〉

7/19 時間:11:00AM


今天大學的課下午才開始,是忙死人的大三中唯一可以賴床到中午的一天。


「哈嗯,還是先起床去三號看看好了。」一鼓作氣從床上坐起身,我懶懶地爬下床,一邊收拾著書包一邊計畫著今日的行程。


等等要去餵小龜了,不然太多天沒吃東西怕會死掉。這麼小的蛇可不好養呢!


那天撿到小龜是真的很高興,當天就去黏著教野生動物的教授問清楚要怎麼養牠才好,在借了整組養蛇的工具後,也去買了好幾種飼料「養」在家裡。


「啊!公車要來了!」低頭看了綠洲等公車APP上的車班,馬上加快手上的動作,抓著一盒似乎打著馬賽克的物體「碰──」的一聲衝出房門。


---------...

[公園街3號] 原創〈日常〉7/21(酒會隔天) 時間不明 H房

呃,頭痛死了......


用力在鬆軟的枕頭上又鑽又蹭,想把又昏又痛的感覺蹭掉。還是好暈嗚嗚──我放棄,自己住的人,再不舒服還是要爬出門才有醫生看。


「這是哪啊......」掙扎了一陣子,最後認命的張開眼睛,摸索著扶著床頭和牆壁撐起身,映入眼中的是一個乾淨到可以用「貧瘠」來形容的房間,似乎房間主人家根不住這似的,可是看起來也不像旅館......所以,這到底是哪?


撐著牆起身,慢慢走出門,在門外的走廊上站了一陣子才想起這是哪,「啊!原來是公園街3號的二樓!」之前淋雨店長大人有帶我上來借浴室過。


嗯,還是先下樓看看好了。


 現在是早上十一點。

艾維真覺得以後不能給子樾喝多調酒,...

[公園街3號] 原創〈初遇〉 7/20後院泳池BBQ啤酒迎新

看著眼前的抓交替大混戰,我默默轉過身,先將酒與食物抬手放到背後那棵香樟比較平穩的枝條上。

「嘿咻——」一個翻身,上樹。

現在不在樹下的人,只會看到一雙白皙的腿在枝葉下搖晃。


這時的二樓,艾維換好衣服吹乾頭髮,走出房間到達大露臺,他手上拿著一瓶威士忌跟杯子,雖然可以直接下去從餐車拿,但是太混亂了,他可不想在濕一次身。

拉個椅子到外頭,在上方看著各位的打打鬧鬧,喝了一口杯中剛倒出來的琥珀色液體,這瓶雖烈,但每次他都只喝一點,直到現在還有半瓶。

一旁的威士忌只剩四分之一,剛剛被丟進水裡的不快都消除了——他本來就不是這麼會記恨的人。

艾維將手中的杯子轉啊轉的,他抬頭望著夜空,晚上他就常常這樣子做,誰叫他那...

[公園街3號] 原創〈農曆7月15這一天〉

時間:7:00am

地點:綠洲大學農學院 門口

今天農曆7/15,很多廟都在普渡,我們學校的農學院也挑在今天全院一起普渡。但身為一個出生兩個月就被抱去領洗,家裡只有十字架沒有香爐的傳統天主教徒,這個「普渡」說認真跟我沒什麼關係。

「诶呦學長真的沒關係啦!」扛著羅盤儀和測繩、再抱著測高桿,我有些無奈自己現在沒手把學長從身上撥下來。

「小樾啊!這樣真的不好!你會被東西跟啊!如果你怎麼了教授會殺掉我們啊──!」同實驗室的負責學長,相當崩潰的掛在我身上,但也沒辦法阻止我繼續往外走,頂多動作慢了點。

總算拖著學長走到門口,我有些無奈地嘆氣,「學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信天主教,對我來說國曆11月還比較危...

[公園街3號] 原創-艾樾〈我好想你〉

O月5日(三) 天氣雨

剛確定和你的關係,就收到你必須離開月餘的消息,第一次談戀愛的我覺得沒什麼。

笑笑地在下班後坐在你腿上,用系上發生的趣事帶過了話題,背景是被閃到哀號的同事們。一切是那樣和平,一如往常的日常、幸福。

一個月而已,沒什麼的。我想。

O月8日(六) 天氣雨

我好像,小看了思念的威力了。

幾天過去,明明學校的實驗一樣操、三號的大家一樣歡樂,卻總覺得時間越過越慢。

在大雨中和兩個原本不太熟的同事玩鬧,真的很高興。但全身溼漉漉的和他們揮手道別後,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回家洗澡,而是想衝到三號和你說,然後把你拖進後院裡再打一次雨水仗。

但是,想到你不在,只好轉動腳尖的方向,走向回家方向的...

[公園街3號] 原創-艾樾主線〈我不知道〉

時間:9/7(五)晚上12:00
地點:綠洲某處夜店、酒吧聚集的商業區

今天,好累。
做完整天的實驗,在碩士熬了四年總算要畢業的學長把整個實驗室的人都強制抓出去喝酒,說是送舊。
雖說有免費的酒可以喝還滿爽的,但除了自己點的純酒外,還是被硬灌了幾杯五顏六色的調酒,最後走出酒吧的時候有些暈暈。

而且還被一個大學長亂摸,乾,超噁心的。

嘿嘿,不過我也把那個學長過肩摔出去了!

「哼哼~」哼著歪七扭八的小調,心情很好的甩著悠遊卡套在五顏六色的燈光中走向捷運站。

這時,眼角的餘光瞥見了一抹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

「嗯?艾維先生怎麼會在這裡?」頓住腳步,背後瞬間撒出粉色小花氣場,相當高興的轉過身準備衝過去飛撲蹭蹭。

然後,愣住。...

[公園街3號] 原創-艾樾非主線〈也不是分手〉

撐著傘,濕漉漉的天,我站在三號的門口,第一次不想進去。

嗅著空氣中淡淡的咖啡香,第一次,覺得這不是幸福的味道,甚至,有些想哭。

為什麼呢?好奇怪......

大概,是因為這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樣吧。但是,現在想到他,已經不再覺得幸福了,只覺得胸口莫名的痛。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是站著,在雨傘隔出的小小空間中,看著在夜幕下三號透出的溫暖黃光,腦中無法控制的跑過那些與他相處的回憶片段。

一起在吧檯裡,坐在他腿上,看著其他人哀號;
一起在後山上、後院的泳池裡玩耍;
一起睡醒,吃著他做的早餐,再一起洗碗;
一起擠在房間裡小小的床上,被他的氣息壟罩;
一起、一起、一起......
好多好多的一起......以...

[公園街3號] 原創〈子樾with感情這件小事〉

從小,我就不太能理解大家說的「喜歡」是什麼。

記得國小的時候,同學們總是在傳著誰喜歡班上的誰,然後隔天又換喜歡誰,再隔天換喜歡隔壁班的誰,即使自己的名字偶爾會出現,但我只覺得好暈,為什麼大家都可以這快地喜歡上人啊?

不懂啦!

到了國中高中,班上開始有人交了男朋友女朋友。我只覺得,幾個一起吃飯打球玩遊戲的朋友消失了一陣子,剛開始覺得有些傷心都還沒適應,他們又跑回來說分手了拉著我們痛哭,再大些後拉著我們喝酒。

嗯,我記住了兩件事。一、女生很難搞。二、談戀愛很麻煩。

也不是說沒被人告白過,但感謝那些早早分手的兄弟們死在前頭,讓我知道草草接受會導致很可怕的後果,所以那些我根本不認識的女生都被...

[公園街3號] 原創〈子樾與三號的初相遇〉

一滴汗沿着額頭往下滑,滑過眉毛,滑進眼睛裡,我忍不住因為眼角的刺激皺起眉頭。

6月的臺北,下午午後雷陣雨下不來,空氣中濕度直達近100%,悶熱得讓人汗流浹背,像是從水裡撈起來似的。

在遊客驚嚇的眼光中,我果斷脫離步道,踏進地面植物比我高的林下。雨鞋踩在濕軟泥地上、低頭繞過幾近一平方公尺大的蜘蛛網、雙手被路過的植物劃出細細的傷痕,我低著頭,進入明明近在身邊,但普通人似乎沒有機會進入的林下,低頭尋找著作業要交的植物。

埋頭走了一陣子,突然,我聞到了一陣難以言喻的奇妙香味。我閉上眼睛仔細嗅著空氣,像野薑花、橘子、可可、剛出爐的餅乾、烘過的堅果、芬芳的青草……,讓人非常幸福的美麗氣味。

我...